六亿职称期刊论文发表网,是一个专业致力于期刊征稿,投稿、论文发表编辑润色、文献参考,职称论文发表,代发职称论文等服务的综合代发论文网。

您当前的位置: > 学术论文 > 政法论文 >

【政法论文】

帮您发政法论文

评析许昌保卫战的影响

作者:lylunwen 所属分类:网络 点击:177次

关键词:期刊论文,职称论文,职称评审,政法论文发表
 
本站在期刊投稿行业10余年,200000稿件作者放心的选择,1000多家省级、国家级、核心杂志社长期合作。省级、国家级、核心杂志社长期合作。24小时服务电话:400-811-9516
 
摘要1944年4月30日拂晓,日军按“1号作战计划”攻打许昌,许昌保卫战开始‍‌‍‍‌‍‌‍‍‍‌‍‍‌‍‍‍‌‍‍‌‍‍‍‌‍‍‍‍‌‍‌‍‌‍‌‍‍‌‍‍‍‍‍‍‍‍‍‌‍‍‌‍‍‌‍‌‍‌‍。5月1日,奉命守卫许昌的新编二十九师撤离,许昌保卫战以中国军队的失败而告终‍‌‍‍‌‍‌‍‍‍‌‍‍‌‍‍‍‌‍‍‌‍‍‍‌‍‍‍‍‌‍‌‍‌‍‌‍‍‌‍‍‍‍‍‍‍‍‍‌‍‍‌‍‍‌‍‌‍‌‍。此役虽对豫中会战后期有一定的影响,但二十九师师长吕公良在战前的宣传鼓动激发了民众的抗日热情,他们自发地投入保卫许昌的战斗中,和二十九师官兵一起奋起还击,使日军进攻一再受阻‍‌‍‍‌‍‌‍‍‍‌‍‍‌‍‍‍‌‍‍‌‍‍‍‌‍‍‍‍‌‍‌‍‌‍‌‍‍‌‍‍‍‍‍‍‍‍‍‌‍‍‌‍‍‌‍‌‍‌‍。在战斗过程中,二十九师全体官兵宁死不屈,无一人投敌叛国,彰显了中国军人的民族气节。
 
1944年,中国抗日战争进入关键阶段,国际反法西斯战争转入战略反攻阶段。此时的日军因在太平洋战场上屡遭失败,其在东南亚各地军队的海上交通线遭到威胁。日本大本营为“打通粤汉、湘桂以及京汉铁路南部,实现与南方地区的铁路联络,同时摧毁铁路沿线重要地点上的敌航空基地,以阻止在华美军空袭我本土”[1]10,决定发动“一号作战计划”,中方称豫湘桂战役,而豫中会战是其中的一部分(日方称京汉作战或河南会战)。
 
  4月18日凌晨,日军在河南中牟强渡黄泛区,豫中会战打响。22日,日军攻占郑州。23日,日军第三十七师团二二六联队进攻和尚桥,许昌抗战由此打响。26日,日军第十二军司令官内山中将在新郑召集兵团长会议,下达了进攻许昌的命令,决定把进攻许昌的时间定于4月30日。奉命守卫许昌的是第一战区暂十五军的新编二十九师,师长吕公良。30日拂晓,日军第三十七师团在东、南、西、北四门同时发动攻击,开始攻打许昌。到23点,南门、西门相继失守。为避免全军覆没,在报请上级批准的情况下,二十九师分两路突围。5月1日,日军占领许昌,至此许昌保卫战结束。
 
  “守军除五六百人突围外,大部被击溃或战死,一部分被俘。”[2]280“许昌保卫战”是豫中会战中最为惨烈的战役之一,其持续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影响却比较深远。对于这次战役,“日军《大陆打通作战》写得非常详尽,而我军许昌保卫战,除了官方的战史提到点外,竟无人写点文章留待后人凭吊”[3]27,对许昌保卫战影响的评析在学界也是空白。因此,笔者希冀在前人几篇记叙性文章的基础之上深入剖析此次战役的影响,以使更多的人对其有更加全面和系统的了解。
 
  一、激发了民众的抗日热情
 
  奉命守卫许昌的新编二十九师,师长吕公良素以“还我河山”“马革裹尸”自励。奉命伊始,因大敌当前,各界思想非常混乱,甚至有极个别的民族败类向日军暗送情报。据此,一方面他通过城防联防司令部召集有行署专员杨保东、许昌代理县长金济寰、参议会议长尚松森、自卫团团长周鹏飞、商务会会长王荫棠、农会会长郑少圃、工会会长王瑞安等人参加的联防会议,动员各界人士,在不同阶层进行整肃行动,在民众中进行抗日宣传;另一方面,加紧构筑城防工事,加固阵地。
 
  为了鼓舞士气,激发民众的抗日热情,吕公良还陪同各界代表俯瞰了阵地一角,并满怀信心地说:“前有能攻善守的阵地,外有多方面的支援,上有战区长官部的策应指挥,后有各界人士的支持,只要我们同心,完全可以阻击日军南侵。”[4]132随后,吕公良根据各方的动议,采取了两条策略:一是为减少许昌激战时不必要的损失,有组织地让地方官员及大的商号疏散到城郊和其他村镇;二是疏散到四乡的官员,要负起抗日的责任,发动四乡的团队、乡丁和民众,同进犯的日军开展不同形式的阻击战。在城南,三圈桥区丁周继吾、石茂昌受金济寰县长之命,带领榆林乡地方自卫队阻击日军。
 
  “因阻敌有功,在1945年‘8·15’日寇投降后,许昌行署专员吴协堂,任命石茂昌为区自卫队长”[5]131,这件事也被当时的中央社、新华社所报道。在城西,日军三十七师团先头部队途径许昌以西的灵井寨时,镇长王天元率领区队,打了日军一个伏击战,打得日军乱窜乱跑。两天后,驻鲁山的河南省政府传报了一则新闻,称“许昌灵井同日军发生激战”[6]131。在城东,敌骑兵第四旅团按计划从五女店东侧向南进犯时,遭到了国民党泛东挺进军独立第三旅第五团苏干城部和四省边区第一纵队康乐山部的坚决抵抗,“日军遭到重创”[7]133,被迫改由五女店西向许昌以南进犯。这些不同规模的反击,虽扭转不了战局的发展,但激发了民众的抗日热情,滞扰了敌人。
 
  二、使日军进攻一再受阻
 
  1944年4月26日,日军第十二军司令官内山中将在新郑召集兵团长会议,下达了进攻许昌的命令。27日16时,师团长召集各队长,下达了命令(三十七师作命甲第33号):“为了攻击许昌附近敌军,明日(28日)日落后开始行动,后天(29日)5时以前,应以主力进入和尚桥附近,一部兵力进入长葛县西南侧。”[8]99会议将进攻许昌的时间定为30日拂晓。
 
  按照计划,29日晚日军完成了对许昌的纵深包围,天亮时首先击溃许昌东西两侧援军,把许昌变成一座孤城。30日晨6时,日军首先对城东、城南发起进攻,接着城西、城北也发生战斗。“许昌为一平原地带,附近无险可守……装备可能是国军中最差的”[9]24,但出乎意料的是日军在四郊的推进并不顺利,进攻一再受阻。“在城南思故台,我守卫部队一个连,凭借工事,居高临下,沉着应战,给来犯之敌以迎头痛击。坚持到下午,连续打退敌人四次冲锋。”[10]277-278“南门攻击队的行动颇为迟缓,正午到达预定线开始了攻击。”[11]105“城西五郎庙……守军且战且退,经过逐村、逐阵地阻击,9点30分在英美烟公司旧址与敌人展开了手榴弹战,一时形成胶着状态,遏制了日军的进攻。
 
  ”[12]278““西门攻击队方面前进受阻,战况一时形成胶着状态。我方伤亡也在陆续增加……”[13]106“阻击于北俎庄的八十五团二营五连,凭借寨垣有利地形,给进犯的敌人以沉重打击。”[14]278“据北门攻击队报告,该处的抵抗似很顽强。”[15]105“北门攻击队于5时正在进攻新张一线,进展不甚如意。”[16]105“塔湾阵地由八十五团六连守卫,当日军攻打南关战斗激烈时,该连连长李安唐,除守自己阵地外,奉命兼侧射南关之敌,有力地支援了南关守军,对日军攻城构成严重威胁。”[17]278直到30日中午,除外围据点被日军占领外,四关仍在守军掌握之中。日军不得不出动飞机、坦克进行狂轰滥炸。17点30分,西门被攻破,日军踏上了占领许昌的第一步‍‌‍‍‌‍‌‍‍‍‌‍‍‌‍‍‍‌‍‍‌‍‍‍‌‍‍‍‍‌‍‌‍‌‍‌‍‍‌‍‍‍‍‍‍‍‍‍‌‍‍‌‍‍‌‍‌‍‌‍。
 
  虽然许昌不足一天便陷入了敌手,但日军三十七师团长野中将对新编二十九师的顽强抵抗还是深感意外,他在日记中叹道:“重庆军在第一线采取如此顽强积极反攻的措施,近来实属罕见。”[18]137延安《解放日报》也有“守军奋起阻击,在四郊展开激战”[19]的报道。曾参与许昌保卫战的张访朋也说:“许昌城不过方圆一公里,并且当时城墙已经残缺断壁,如果我们不作英勇的抵抗,日军一个小时就可以占领许昌。而实际上,我们使日军的进攻一再受阻,最后敌人派来了飞机,驶来了坦克,我们还是坚守许昌城二十个小时。”[20]53汤恩伯在河南会战后的一次重要会议上也曾说:“除了新二十九师以外,我们的部队在会战中几乎没有作出任何可以称赞的事情。”[21]178
 
  三、彰显了中国军人的民族气节
 
  1943年,当吕公良得知日军有突袭渡黄河南侵的动向后,就向第一战区司令长官汤恩伯请缨:“养兵是为了卫国,练兵是为御敌,日军虎视眈眈地袭渡黄河,侵我中原,是可忍孰不可忍,许昌作为中原之腹地,它的得失对我豫西、豫南关系极大,我愿率新二十九师3000名官兵,开赴许昌,阻击日寇,誓与许昌共存亡。”[22]1271944年4月24日,奉命守卫许昌的吕公良在牖民社召开排长以上誓师大会,邀请地方党、政、人民团体负责人参加,进行战前动员,表明二十九师与许昌共存亡的决心。他说:“守土抗战,保家卫国,人人有责。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们要有必胜的信心,要有与许昌共存亡的决心,誓死保卫许昌城。”[23]277彰显了中国军人的责任担当。
 
  30日拂晓战斗打响后,吕公良沉着指挥全师官兵,以数千之人,抗击数万之敌,以普通轻型武器,与日军的飞机大炮等重型先进武器较量,使日军进攻一再受阻,给日军以沉重的打击。5月1日凌晨,二十九师撤离许昌城前,吕公良又组织了一次民族气节的再教育,他同副师长黄永淮一起带领排以上军官在师旗前宣誓焚烧:“师旗是二十九师的灵魂,万一许昌失陷,落入日军之手,将给中华民族造成莫大的耻辱,为保持我守卫许昌城池官兵的名节,突围前将其焚烧……我吕公良说一不二,愿在众人面前发誓,为抗击日寇,雪国耻报国仇,视死如归,做一个宁死不屈的中国军人,绝不做丝毫有损中华民族的事情。”[24]143这些誓言成为二十九师突围官兵上至师长下至战士遵循的遵则。到1日上午10时,除少数官兵突围成功外,其余均在许昌县邓庄乡于庄、小王庄、岗王村一带被日军全歼,无一叛国投敌之行径,彰显了中国军人的民族气节。
 
  因敌我力量悬殊,许昌失守,“新编第二十九师除三个团长及四个营长全部成仁外,师长及副师长也都殉国,在抗战史上一个师的各级指挥官牺牲如此之众,尚无二者。”[25]26-271944年5月1日,侵华日军第十二军司令官内山中将亲自询问了吕公良战死的经过,在日记中写道:“……今晨攻占河南许昌东北角后,由缴获名片中得悉,该部为包括新编二十九师师长吕公良中将在内的司令部。因战时匆忙,未能郑重掩埋敌将遗体,并树立标志,身为武士,不胜惭愧!”[26]15当吕公良的遗体被找到时,“他(内山中将——作者注)整整衣冠,毕恭毕敬地向死者作了个九十度的鞠躬”,[27]212并下令为吕公良立碑。“第二天,一块由侵略者为被侵略者竖的特别墓碑,就在许昌东郊落成”[28]212,这表达了一个日本军人对中国军人的钦佩和尊重之情。日本外务省亚洲局监修的《中国人名词典》一书中也有这样的记载:“吕公良中将自1942年任新编二十九师师长,当年39岁,原籍浙江开化人,黄埔军校毕业,1938年曾任第八十五师参谋长,为抗战派的中坚干部。”[29]158
 
  5月1日,许昌城落入日军之手。与此同时,原本在信阳的日本军队也沿平汉路北犯,于5月8日南北两路日军在西平会师,打通了平汉路南段。遂日军陆军、战车及坦克部队得以顺利经由此线到达各个战斗据点,这就使汤恩伯的主力军暴露在日军的进攻之下,由此汤恩伯兵团处于被动之势。日军开始沿此线捕捉汤恩伯兵团的主力,汤兵团虽被迫转移兵力于登封、嵩山附近,但仍被日军步步紧逼。后日军攻陷了郏县、临汝等地区,于5月18日包围并攻打洛阳。5月23日,洛阳陷落。“洛阳的陷落,标志着‘平汉作战计划’的基本完成”[30]177,也标志着豫中会战以国军的失败而告终。
 
  参考文献
 
  [1][8][11][13][15][16]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中华民国史资料丛稿(译稿).一号作战之河南会战[M].北京:中华书局,1982.
 
  [2][10][12][14][17][23]李逢春.许昌史话[M].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8.
 
  [3][9][25]黄润生.临危受命喋血许昌.许昌文史资料(第十七辑)[Z].许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河南省许昌市委员会学习文史资料委员会(内部资料),2003.
 
  [4][5][6][7][18][22][24]宋德明.许昌抗日浴血战实录.许昌文史资料.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吕公良烈士专辑)[Z].许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河南省许昌市委员会学习文史资料委员会(内部资料),2005.
 
  作者:马丽
 
  政工师论文投稿刊物:《党政干部学刊》是中共辽宁省委党校主办的综合性理论刊物,担负着全面宣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完整、准确地宣传、阐释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引导广大党员和干部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提高马列理论素养和实际能力,促进党的事业发展的任务。
 
本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如需删除请联系本站站长。

上一篇:步入“新危机时代”的全球气候治理: 趋势、困境与路径
下一篇:浅谈如何有效落实有感领导